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入戏 12

眼看就要交稿了,心酸。

————————
12.

    饰演林母的花静芳是一位话剧演员出身的实力派华人演员,能说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本人已经五十多岁了,看上去却像四十出头,身姿窈窕,眉目温柔,气质高雅,衣着打扮素净得很,和她一比,剧组中其他女演员都称得上是花枝招展了,可就是这样一位乍一看仿佛泛黄照片里清贵人家太太的典雅女子,笑起来却那样明媚而鲜活。

    “说实话,围观了一天的拍摄现场,我现在的压力很大啊,”一定要用“花姨”代替“花老师”这个称呼的花静芳笑着叹了口气,“你们两个年轻人入戏入得这么深,拖着我这个老太太也要跟着往前跑了。”

    她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

    花静芳之前曾经和苏沐秋合作过一次,在另一部电影里花静芳饰演苏沐秋的姑姑,因为性格相投,戏下两个人也有来往,算得上是忘年交。

    “毕竟像小苏这样长得好,性情好,嘴还甜的年轻人谁会不喜欢呢?”花静芳性情开朗活泼,说起话来也不似旁人想的那样文雅有礼却疏离,反而十分幽默可亲,很快就融入了剧组中。

    苏沐秋听了这话笑得阳光灿烂:“哪里哪里,我说的都是实话,只不过我把实话说得比较好听而已。”

    往往把实话说得不太好听的叶修似乎没有听懂他的意指,静静地翻着自己的剧本,苏沐秋伸手试了试把手边茶杯的温度,把不再滚烫的茶递给他,叶修接过茶杯,然后用杯子碰了苏沐秋的手一下,两个人谁都没看对方。

    花静芳却忍不住看了叶修一眼,又看了看苏沐秋。

    这是剧本里林林和郝易的小动作,叶修和苏沐秋平时互相对戏做出来也没什么,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不是举止的原因,而是这两个人之间非常细微的神态和相处的氛围,就像是······还没从刚才的戏里脱出来一样。

    “虽然很抱歉打断了你们的谈话,可是我想说各位,休息时间结束,咱们准备开工了!”

    “开工了,开工了!”

    “今天下午第三场第二幕,下午茶,开工!”

    “演员准备一下,花老师,叶老师,苏老师,各位准备一下。”

    “布景,道具,灯光到位。”

    “准备开始!”


    卜丽达花园是斯尔顿特意挑选的拍摄地点,这座属于斯尔顿朋友的私人花园有着一条精巧的花墙,定时浇花的喷水设施刚刚浇过水,从地面喷涌而出的水花散成伞状,飘浮在空中的水雾仿佛一阵薄薄的白烟,在阳光下骤然凝聚,有倏忽消散,只留下沾着水珠的粉色花朵点缀在绿色的枝叶藤蔓上,娇艳得格外鲜活,生机勃勃,让人有种甜点融化在嘴里的感觉,香软适口,带着一丝清甜微凉。

    花园中心的草地上铺着蓝色的方格餐桌布,上面已经摆了很多糕点和零食,不远处是花园的中心湖——湖的面积不大,湖水清澈,被蓝天映得湛蓝,远远望去如同一块嵌在浅绿色底上的一块蓝宝石。湖面上飘着一些睡莲的叶子,在微醺的暖风中随水波悠悠晃动,点开一圈圈涟漪。

    花园的入口处,穿着简单白衣黑裤的叶修和苏沐秋穿过刚好够两人并肩的花丛道,绕过花墙,走过秋千架,不用看镜头叶修就能猜出斯尔顿摄像机镜头里的画面是什么样的。

    春光,鲜花,年华正好的人。

    清脆的鸟鸣声忽远忽近,叶修忽然驻足仔细听了下,试图分辨那是什么鸟的叫声,走在他旁边的人已经给了答案:“是布谷鸟。”

    “布谷?”

    “它的叫声很特别。”

    这一段剧本上并没有台词,斯尔顿导演让他们自由发挥,随便找个话题闲聊着走到指定的地点,这个话题可以有很多,反正到时候会有音乐盖过这一段,可是当两人走进镜头之后,平面的镜头顿时都流动了起来。

    镜头记录画面,电影讲述故事,无数个画面联系起来,时光就在屏幕上凝固于某个时段,一段一段,汇成一个整体,它或缓慢平稳,或起伏不定,可总是流动的。

    鲜花因为色彩而夺目,电影因为节奏感而递进。

    这种感觉难以言喻,似乎只能归结于体感上的把控,你无法说明在这个时候做出什么样的表情,用什么样的姿态和步调才是正确的,可是每个导演对他所拍摄的电影都有一个整体把控,心里都有一个最佳的适应区,这些细碎的点在剪辑后终究成为这部电影的气质。

    在恰当的路线向前,在恰当的点停顿。

    好的演员不光能融入角色,而且能融入电影的气质,每一步都踩在导演最满意的地方。

    随着拍摄的时间越来越长,这种恰到好处的舒适感就越明显,这让斯尔顿因为故事情节而有些压抑的心情都好了不少。很多导演都会有格外青睐的演员,尤其是这个导演自身的风格突出的情况下,合作才能出经验,有了经验才能更好地合作,对彼此都称得上事半功倍。不过斯尔顿和这两位是第一次合作,能有这种感觉不是因为他们对斯尔顿艺术风格的了解,而是对这部电影的投入深度。

    当你已经沉入了这段时光中,成为了故事中的人后,当然就不用追着流动的节奏而动,节奏的起伏会反过来追着你的脚步。


    叶修收回投向远处天空的目光,转而看向苏沐秋的脸——他在笑,在提起“布谷鸟”时他应该是回想起了什么,那一定是一段让他感到开心而无比怀念的记忆,因为他之前无言的紧张都放松了不少。

    当然这不代表他就不紧张了。

    “母亲喜欢花,她尤其喜欢在春天出来走走,虽然她对于花卉本身了解得非常少,也完全不适合养花。”叶修突然调转了话头,“她曾经试图自己养过花,可惜都没能成功。”

    紧张是因为陌生,因为不了解,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能够真正让对方不再紧张的办法,就是让他更了解即将面对的人,多少添点儿底气。

    苏沐秋的脸色果然好多了,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都转移到叶修话里的内容上来:“阿姨现在还养花吗?她最喜欢什么花?”

    叶修思索了一下,他刚刚说的是在林林的日记里明确写过的内容,而对于林林并没有给出答案的问题,他也就凭感觉回复了:“她喜欢的花不少,不过已经不养了,如果你一定要送她的话,出于对花本身和养花人两者的考虑,我建议你送她仙人掌就好。”

    苏沐秋眨眨眼:“仙人掌也是花吗?”

    叶修肯定地说:“仙人掌也会开花的。”

    苏沐秋表情纠结,像是想笑,又有些囧,最后只能感叹:“你和你母亲的感情真好。”

    “其实······”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年少时叛逆,离开家已经很久了,作为一个儿子,我很让她伤心也担心。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瞬间,叶修有那么一刹那的茫然,是这样吗?

    他如同置身于湍流不息的川河之中,风和水都从他指尖而过,它汹涌而来化成思维的洪流,将他其余的思绪都淹没,而当他突然跳出来,低头审视这条长河的源头时,却发现原来这条河之所以能够如此滔滔不绝,是因为不断有细流并入其中。

    不,不是这样的。

    林母是一个宽和温柔的人,她一直支持着儿子的梦想和追求,她一直以她的孩子为傲,认为林林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是多年苦练和天生艺术感的成果,她也相信林林会在这条道路上坚持走下去,登上更高的台阶,抵达艺术殿堂的大门,叩开这道古往今来千万人向往的门扉。

    如果是林母,她不会这样想。

    叶修想到的是他自己的母亲。


    郝易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一个人,即使对方看上去远比他娇小多了,即使她一直在对他微笑,即使他没有从她身上发现一点点的敌意。

    郝易年少轻狂的时候也是个惹事的主,因为出身富贵,又缺少家人的陪伴,所以集聚在身边的人良莠不齐,不过郝易的确被他的祖父教得很好,他虽然孤独却并不堕落放纵,相反,在那个老天爷第一,本少爷第二的年纪,他常常因为看不惯一些人的言行而直接甩脸或动手,这也是他一直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原因之一。在友谊最容易萌发的青春期,他始终表现得不好接近,也不好相处。

    虽然已经过了中二的年纪,他也早已经收敛长大了,可是某些成长阶段的特性会变为组成人本性的重要元素之一,换句话来说,郝少爷骨子里其实依旧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可是自从认识林林之后,他开始有了害怕的人、事。

    这种隐隐的恐惧在面对林林的母亲时,达到了顶峰。

    他仿佛一个入室行窃的小偷,偷走了对方最为钟爱的东西,还被对方抓了个正着。

    他坐立不安、忐忑难平,他深知林林爱着他的母亲,一如他的母亲深爱着林林,这样的妈妈,即便本身是善良而宽容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会同意林林选择自己作为伴侣吗?

    两个男人,是的,就算是现在的风气已经不同于以往,可不同于众的人总会惹来别样的目光,以及议论。就算抛去世俗的看法,就这段感情本身,在这个闪婚闪离都已经屡见不鲜的时代,就连法律和责任的双重枷锁都已经不能提供保障,何况要把所有感情都仅仅维系于感情本身,他相信自己能做到,也相信林林能做到。

    林林的母亲能相信吗?

    “她会相信的,”远远望着坐在草地上的母亲,看她熟练地布置着餐桌布,浅绿色的长裙几乎要和草地融为一体,林林轻声说,“因为她就是这样做的。”

——————
有人港想看天堂门的番外,其实我觉得不需要番外补充,正文里就会把故事情节都说清楚的。

更新一发为我西皮tag破万添砖加瓦!

评论(19)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