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红绿灯 9

9.

那天之后,苏沐秋还是特地跑到叶修他们那边去谢了谢吴雪峰,和叶修两个人拉他出去吃了顿饭——当然这不是为了他那几句基本没有起到任何积极意义的劝解。

叶修校庆结束后就告诉了吴雪峰自己彻底脱单的事儿,吴雪峰惊讶之余也松了口气,有些感慨但总体也在他意料之中,虽然从叶修那儿得知自己压根就理解错误导致帮了倒忙,还尴尬了会儿,不过所幸错有错着,结果还是皆大欢喜。

三个人坐在小店靠里的一桌,外面天还阴着,一副随时要下雨的样子,店里开着空调,放着曲调轻快的乡村风音乐,因为是饭点,店里的客人不少,但大家都在安静地吃饭,小声地交谈,没谁大声喧哗,整个环境很不错。

“据说这家的糖醋排骨特别好吃,还有酸菜鱼。”

做东的人既然像模像样地热情推荐了,叶修也就客随主便地在菜单上勾了这两个菜,再按他和苏沐秋的口味选了两个菜,然后把菜单递给吴雪峰:“来老吴,看看有什么想吃的,不要和刚发了工资的人客气。”

苏沐秋点点头:“那是,大不了咱们吃完把老叶扔这儿给老板刷盘子。”

叶修有点吃惊:“听你这口气,经验丰富啊。”

苏沐秋一脸的严肃:“既然让你知道了,我也不瞒着你了,我带来吃饭的人都在这儿刷过盘子。”

叶修轻笑了一声:“听你胡扯,你一个天天吃食堂的,只怕连这家店是新开的都不知道。”

苏沐秋顿了顿,若无其事地转着手里的筷子:“你别想坑我,这家店根本不是新开的,我看到过的。”

叶修转向旁边的服务生:“先生,你们这儿是八月新开张的吧?”

服务生小哥态度端正地微笑着回答:“是的先生,我们是新开的连锁店。”

苏沐秋沉默了两秒:“那就是我记错了,哎不对,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八月开张的?你八月的时候不是一直住在嘉世那边吗?”

叶修点点头:“对啊。”

“那你怎么知道的?”

“柜台那边宣传广告上写的啊。”

“······”

不同于艰难忍笑的服务生,作为多年同学的吴雪峰早就习惯了他们的相处方式,根本不理会这两人,自顾自看菜单点了一菜一汤,觉得三个人吃够了,然后递给旁边的服务生:“就这些谢谢。”

吴雪峰今天出门前还忐忑了一下,觉得这2+1的阵容实在容易让他发光发亮,可是一路走过来,他发现这俩人虽然关系变了,可是相处的方式没什么改变,过去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他也就淡定了。而且他也知道,以苏沐秋这外向的性子,遇到高兴的事脸上根本藏不住,也不想藏,不想藏就要庆祝一下,吴雪峰作为知情者,也就成了被他拉过来分享这种喜悦的对象。

想到这里吴雪峰忍不住笑了起来,拿起手边的啤酒,熟练地用筷子撬开瓶盖:“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要不要来一杯?”

他这话当然是问苏沐秋的,毕竟他们都知道叶修是滴酒不沾。苏沐秋从善如流给自己拿了个玻璃杯,结果坐在外面的叶修居然把苏沐秋的杯子拿了过去,苏沐秋看了他一眼:“你也要?你会喝?”

“就喝一点儿,高兴嘛。”

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苏沐秋根本无法反驳,只有自己又拿了一个杯子,轻声跟着店里的音乐哼了两句。外面的天气一改前些日子的艳阳高照,变得阴雨密集起来,可他和这天气恰恰相反,从这个秋天的第一场雨开始,他就被这雨水冲刷掉了这些天一直堆在心里的阴霾,心情好得整天都在散发着热烈的光,为这个同事已经问了他好几次遇上什么好事儿了,天上掉下五百万了不成。

叶会长值不值五百万这个问题见仁见智,不过叶会长的酒量有多浅,今儿个算是有目共睹了。

感觉不太对之后叶修就停了手,一杯都没喝完。

于是三个人边说边吃,顺带等叶修醒醒神,一顿饭吃完,外面的天到底还是下起了雨,苏沐秋从包里把雨伞掏出来给了没带伞的吴雪峰:“你有事儿就先走吧。”

吴雪峰的导师约了他们下午谈论文,他也就没和苏沐秋客气,接过伞就先回学校去了,反正叶修应该是带伞了,他们两个一把伞没什么问题。

 

“这可巧了,我也没带伞。”

“······你伞不是都放包里的吗?”

“昨天回去顺手撑在阳台上,出门忘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苏沐秋掏出手机打开聊天群,询问有没有人在学校,回应的群众很热情,可惜一个都帮不上忙。

叶修也不急:“那就等雨小再走吧。”

苏沐秋无奈地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倚在椅背上,叶修的头还有点晕。

这不是他第一次接触酒精。他家老头子部队出身,当兵的都好喝两口,也大多能喝,可惜这天赋,叶家兄弟俩一点都没遗传到。叶修和叶秋二十岁的酒席是在B市老家摆的,酒宴上推杯换盏的,也就被带着喝了两口,结果这两兄弟就像约好了一样,都是一杯倒,家里人拿这事儿当笑话,一有机会就拿出来讲。

那次他喝了就埋头睡,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说是醉了,其实并没有醉酒的过程,不像这次明显感觉到头晕目眩,指尖发麻,思路不太清晰,连身边人说话都迷糊得听不太清。不过他喝的是啤酒,啤酒的酒精度数不高,而且没喝多少,所以这种状态持续的时间不长,坐着醒醒神就缓过来了。

“喏,冰镇的酸梅汁。”

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饮料瓶和手指一起贴在脸上,手指暖而干燥,塑料瓶冰冷还带着水汽,叶修睁开眼,眼前就是苏沐秋满是笑意的脸。

盯着叶修拧开瓶盖慢悠悠地抿了一口,苏沐秋突然说:“说起来,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就突然想通了?”

叶修嘴里含着冰冷的酸梅汁,酸甜的气息跟着冷气贴着上颚渗透到牙根,再随着液体流过咽喉,一直到胃里,些微的酸味儿和一点点涩残留在味蕾上,叶修用舌头舔了舔上颚,回想起刚过去没多久的暑假。

还是七月底,天上下火,地上烧成火炉,走出空调间需要的不仅仅是两只脚,还有足够的勇气。嘉世的一班人结束了加班准备跟着老板出去吃饭,走出写字楼的旋转门,眼前的水泥地上热浪蒸腾,估计砸个鸡蛋下去马上就能烫熟了。

一群十七八岁的男生骑着自行车从广场上横穿而过。

叶修下意识看向那些高声呼喊着同伴、边说边笑的男孩,突然想起了苏沐秋。

 

刚上初中的那年叶修因为父母的工作调动,转学到了H市,并以学前考试第一名的成绩进了H市的重点中学,开学前一天还在叶秋的掩护下打了一晚上的游戏,第二天到学校报道差点迟到,等他从后门悄悄溜进来,班主任已经到了,正在讲台边做着开学第一天的思想工作,叶修就近坐了一个空座,没一会儿就在班主任的絮叨中打起了瞌睡。

等他睁开眼睛,旁边的座位上已经坐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男生,正站在那儿努力地开着窗,见他醒过来,这个样貌清秀的男生转过头笑着问:“哎,我叫苏沐秋,你叫什么名字?”

叶修趴在桌上,把搁在手臂上的头微微抬起,从下而上看着对方,玻璃窗被他一下子拉开,一阵风随着打开的窗户吹进来,吹动有些凌乱的碎发和浅蓝色T恤,窗外明亮的阳光落在睫毛上、眼瞳里,干净而热烈。

就像外面夏尽秋来的天空。

他慢慢坐正回答说:“我叫叶修。”

 

叶修站在嘉世写字楼外的台阶上,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旁边陶轩看见忍不住开口道:“大热天的,叶修你还抽?你都不嫌热得慌?”

叶修一边掏出打火机把烟点上,一边叼着烟有点口齿不清地说:“等夏天过去,秋天来就好了。”

 

“雨好像小点儿了,要不我们走吧,防止等会儿又下大了。”

苏沐秋的担心非常合理,事实证明他和叶修才走出店门,走出一条街,还没过路口,淅淅沥沥的雨丝就又渐渐密集起来,显然又要下大了。

前面路口红绿灯的对面不远处就是学校西门,这条街上的行人大多都是学生,雨天出行的女生们撑着各色的雨伞,一眼看过去色彩缤纷,在雨后清新微凉的空气中,鲜艳得可爱。不过这会儿苏沐秋可没有这个悠闲的心情欣赏街上的景致了,眼见得雨越下越大,回头是不太现实了,那只能——

“跑吧!”

抬着手臂挡住迎面而来的雨水,苏沐秋一边跑一边把淋湿的刘海撸到一边去:“这下淋成落汤鸡了,赶紧回去洗澡换衣服,我就知道张佳乐今天出门拍毕业设计,保管要下雨!”

叶修瞥了他一眼:“今天张佳乐出门前也是这么说的。”

苏沐秋无语:“他倒也有自知之明。”

叶修解释道:“不,他说的是,你出门请客吃饭,八成要下雨。”

苏沐秋:“······呵呵。哎,叶修!小心前面红灯!”

苏沐秋张嘴喊没看路的叶修时,一阵凉风正刮过来,裹着雨丝吹到了苏沐秋嘴里,他连忙闭上嘴,加快脚步跟上去准备拉住叶修,却被叶修一把拽住了手。

向前跑的脚步一步不停,人行道前的红灯开始闪烁,苏沐秋觉得刚刚吞到肚子里的那口风似乎还在血管里吹着。

当叶修拉着他踩到人行道上的瞬间,红灯跳成了绿灯。


——————

来自时差党的更新

评论(16)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