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入戏 11

做一个结构上的过度,两个剧本的衔接。

————————
11.

    “大家已经在这儿这么多天了,之前都在忙各自的培训,没机会交流,今天我把主演都聚在一起,大家一起来讲讲戏,说说看自己对人物的理解,彼此了解一下。”

    “那我们就从主角开始吧。”

    《红宁街》的男女主演以及相关三个案件的配角,林林总总大概有二十多人,所有人都坐在空荡荡的场地上,不远处场景设计的设计师还在带着手底下人走来走去,时不时指挥着他们去做点什么,不过他们也知道这边在讲戏,说话的声音都压低了不少,那絮絮的低语声称得这边气氛越发安静起来,有几个第一次参与到这样大牌阵容剧组的甚至都觉得有点紧张了。

    国际惯例,女性优先。

    于潇潇这段时间做的功课也很深,而且她也是圈子里当红的小花之一,虽然比不上一些大花的底蕴和天赋,好在人比较谦虚也好学,不至于一上来就露怯,她所演的女主角唐丽是个富家女,因为缺乏家庭温暖而跟着一群狐朋狗友混迹在夜店酒吧之类的地方,因为朋友的死而被牵涉到案件中,认识了男主角斯淮。

    “首先她是个十分缺爱的人,因为家庭的缘故她从小缺乏父母关怀,没有父母关爱所以在精神上她十分独立,她没有人可以依靠,就只能靠自己。她明白自己身边的那些朋友并不真心,她只是想要那种自己被人包围的感觉,她知道自己是孤独的,这样不过是在挥霍她的青春时光,可是她更受不了自己一个人被遗忘在角落里。

    这个人物有种不符合年龄的世故感,她觉得没有人在乎她,骨子里厌世得很,所以一开始的唐丽是颓靡而清冷的,而在红林街案件发生后,她突然发现自己面对死亡的威胁还是有着求生的欲望的,她想要好好活下去,也决定了要好好活下去,所以她第一次正式去见斯淮的时候整个形象都发生了改变,这个时候的唐丽洗掉了她的颓废和伪装,就是一个早熟独立,聪明漂亮的女孩而已。”

    于潇潇看了看导演,发现导演并没有让她停下的意思,心里踏实了不少:“她一开始配合案件调查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安全,可是在第一个案件中她喜欢上了斯谦,从斯谦身上得到了她一直想要的安全感,哪怕这个男人所在的环境一点也不安全。

    她觉得斯谦和她在某种意义上十分相像,可是这个男人远比她更坚定顽强,她向往这个人身上自己所没有的特质,渴望得到他的关注和爱,同时也毫无保留地去爱他,其实也是一种自恋,斯谦是个十分通透的人,他一开始就看出了唐丽这种爱的出发点,所以对她一直没什么好脸色,让她去做自己该做的事,不太喜欢这个女孩一直缠着他。

    可是唐丽一点都不在乎,她就是想对斯谦好,这里也可以看出来她是个非常自我的人,不过也是她这种热烈一点点捂暖了斯谦,而唐丽也在第二个案件过程中一点点明白了,自己其实和斯谦并不一样,这个男人身上背负着远比她更沉重的东西,她在斯谦身边也看到了很多她以前从来没有去想过的东西,所以她又开始改变了,她不再死缠着对方,她开始走出自己的圈子,睁开眼睛去看更多更广阔的世界,就在这个时候她认识了周至淮。”

    于潇潇说到这里看了苏沐秋一眼,对方只是冲她笑了笑:“周至淮出现的时机刚好,就在她想要向这个二十多年来从未投入多少关注的世界挥洒自己爱意的时候,周至淮出现了,那么干净善良的一个大男孩。

    他身体不好,经常卧病在家,需要人照顾,而且善解人意还会帮她出主意追斯谦,偶尔笨手笨脚做错事,特别可爱,周至淮对唐丽来说是朋友,也是弟弟,柔软得就像棉花糖一样,可以说她把这些年藏在心底的友情和亲情都灌注在了周至淮身上,她把自己定位为他的姐姐,所以对周至淮真正的姐姐十分好奇,有的时候会去做一些周至淮描述中姐姐做过的事,去满足他对姐姐的思念。

    可是也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性格自我,所以唐丽也不确定,周至淮到底是怎么看她的。”



    他第一次见到她时近乎惶恐,几乎就要跳起来夺门而逃,又像是要直接钻到桌子底下去,那神情简直有些可怜了。

    也是在那一刻,我才突然发现,他其实一直在不安,他内心里藏着的,被热情洋溢的爱所包裹着的,是对这份爱的担忧。

    因为在意,所以恐惧。

    他在害怕着,害怕突然有一天我会对他说“不”。

    他小心翼翼地维持着现在完好的一切,却从不曾因此而自信,甚至担心我在意的人会反对这段关系,从而给我带来影响,让这段美好的时光成为泡影。

    所以在见到母亲的一瞬间,他并不是见到陌生人的紧张,而是不敢面对的惶惶,也许这一幕在他心里已经悄悄上演过,所以他没有意外,表现得那样直接。

    这让我清晰地意识到,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情人。


    “的确不合格。”在听完儿子的叙述之后,林夫人微笑着这样说。

    林林有些丧气,他从小到大很少得到差评,尤其是在他发现自己的确做得不到位的情况下。

    “嘿,我的王子,现在不是垂头丧气的时候,你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吗?”

    林夫人用刚刚摸过森格的手拍了拍儿子的头,就像她曾经幻想过的那样,有一天儿子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取悦心爱的姑娘而不得不向她寻求意见,虽然现在这个意中人的性别有了些误差,可是她的心情还是保持在愉悦的基础上,于是她用愉悦的语气这样说:“你该好好和他谈谈,感情是需要交流和表达的,不要总觉得对方能够心领神会,他猜到的都是他主观臆测,永远比不上你的一句肯定。”

    被岁月格外青睐的女子用和儿子相似的眼睛看着他,轻声叮嘱着在感情上一片空白的孩子:“他对你太过尊敬了,我的王子,比起自己被排斥,他更害怕因为自己而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他爱着你的同时也仰慕着你,你要走到他的身边去,然后告诉他,你爱他是因为他值得被爱,那些说不出自己爱对方哪一点的都是虚词,如果你足够了解他,你就知道他身上的闪光处和缺点,你会清楚地记得,你在什么时候因为他而心动。”

    “不要吝啬言语并过于矜持,爱与被爱的人都不该疏离于外。鲜花之美除了它的颜色和花样,还有散发着的芬芳,当它妆点在你无数次凝视的窗前,它便独一无二,”她将装饰在帽子上的一朵绢花拆下来,别在了林林的胸口,然后亲了亲他的额头,“你要告诉他这一点。”


    “我们都知道,林林的母亲在他的回忆中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性,慈爱,美丽,宽容,善良,充满智慧和爱,如果说林林如同在人世中受难的耶稣,那他的母亲就是玛利亚,指引着他爱护着他,是他心灵上的安乐园,后来也成了郝易的,没有了她,他们就像被流放到了人间,原本美好的一切都开始支离破碎。”

    斯尔顿用近乎痛心的语调描述着林夫人这个角色,这段时间的拍摄显然让这位导演自己也渐渐沉入这种情绪中来:“每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其实都是有他们近乎单纯和偏执的一面的,因为个性让他们在艺术的殿堂里达到巅峰,林林的个性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了他母亲的影响。

    他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母亲独自将他培养长大,可以说她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林夫人本身是有信仰的,但是她并不强迫自己的孩子也和她一样,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够接受林林和郝易的关系的原因,她并没有因为信仰而偏执,她因为信仰而宽容博爱,可以说母性在她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郝易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他是在祖父的羽翼下长大的,他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是母亲的爱,林夫人对他来说不仅仅是林林的母亲,更是郝易的。

    林林是他的爱和追逐的光,而林夫人和林林两个人,支撑起了他的家,让这原本是两个过于单纯的男人组成的家庭有了脚踏实地的幸福感。林林所追求的一切,他的学业,他的为人,他的画,他的恋人,都得到了母亲毫无保留的支持,这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事了。”

    斯尔顿看着墙壁上画了一半的《天堂门》道具,以及坐在那面墙下沙发上饰演林夫人的女演员,为即将开始的这段戏落下了最后一句戏前指导:

    “而同时,失去她,也就成了林林生命中所有不幸的开端。”


————————
下一章转回拍摄现场。

说实话,这篇我原本只是打算写个十几章搞定的,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我越拖越长了,简直有短篇变中篇,中篇变长篇的倾向_(:з)∠)_。

评论(40)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