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suzui

准备出门,归期未定。(修伞洁癖——谢绝转载到站外。

红绿灯 8

绿灯亮了。

——————
8.

其实那些自己的纠结小心思苏沐秋从来没有告诉过叶修,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这些,所以也就说不上黑历史,顶多也就是不为人知的暗恋史而已,真正让苏沐秋把这段经历列为黑历史的源头是他当时听完叶修的话之后的反应。

他那绝对会被叶修嘲笑一辈子的反应!

学校食堂外无人的路上,苏沐秋手里的伞才撑开一半,站在台阶上茫然看着一脸认真的叶修,等他把叶修的每一句话都拆开,连标点符号都分析清楚,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他顿时炸了!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苏沐秋感觉有一万匹野马在他的脑海里来回狂奔。

也许是他的神色太过扭曲了,叶修的表情也微妙起来:“我说你至少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不要忙着拒绝。”

言简意赅,每个字苏沐秋都能听懂,可是一组合起来以后仿佛外星人电波,苏沐秋作为一个地球人,完全接不上信号,只有本能地做出了最直接的反应:“你不是喜欢那个多多吗?”

这回换成叶修一脸茫然了:“多多?”

苏沐秋肯定地点头:“就是她。”

叶修相当冤:“我和她也就是认识而已,根本不熟啊,谁说我喜欢她的?”

苏沐秋已经缓过劲儿来了,不过:“不熟你叫这么亲昵?”

叶修看着站在台阶上的人,刚才直接摊牌的严肃认真已经从他身上彻底消失了。以叶修一贯的敏锐和这些年对苏沐秋的了解,完全能够从现在这几句不着边际的对话中窥见其中隐藏的意味,包括这句问话里有几分是疑惑,几分是纯粹的不满抱怨。

太少见了,苏沐秋这样坦荡乐观、阳光向上的人,很少这样从心底里和他抱怨什么,语气甚至有点酸,虽然事情的发展完全脱离了叶修的预计,不过苏沐秋的反应足够让他把悬着的心放回去了。

苏沐秋眼看着这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明显,突然觉得事情可能和他想的不太一样,然后叶修问他:“你知道多多的名字怎么写吗?”

哈???

叶修差点笑出来了,苏沐秋明显还在状况外,对他而言今晚的意外实在有点多,现在只能顶着一头的问号,俊秀的面容都快要扭成一张表情包了,叶修冲他扬了下下巴:“手伸出来。”

苏沐秋不解地伸出右手。

叶修把伞柄换到左手,同样伸出右手,把苏沐秋的手翻过来手心朝上,然后用食指在他手心写起了字,边写边说:“朵,几,下面一个木,一朵花的朵。”

苏沐秋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掌心被对方手指划过微微发痒的酥麻感从指间一直和着血气冲到了鼻子,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本能地想抽回右手,可是看了叶修一眼,没有动,只抬起拿着折叠伞的左手,用手背揉了揉鼻子。

叶修继续在他手掌心往下写:“多,两个夕,多少的多。”

“人家姓朵,名多,朵多。”

没等苏沐秋说什么,叶修笑着握住了他伸出来的手:“我的确有喜欢的人了,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我还以为你听懂了呢,看来我要重新评估一下你的理解能力了。既然你没明白,那我还是直接点说吧。”

“我喜欢的是你,从来没有别人。”

深秋的雨夜,朦胧的灯光,空气中的寒意渐透,叶修的脸却被灯光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暖意:“这么说,你懂了吗?”




苏沐秋又不傻,他当然懂了。

“所以你上次是在问我?”苏沐秋努力回想了一下被他刻意扔到角落里去的对话,按照现在这个思路再去想了想,发现这段时间的自己仿佛就是个傻子,“那刚刚老吴说的,他知道的?”

“他知道我喜欢你。”叶修肯定地回答,“刚刚也是他来找我的。”

吴雪峰去场馆找帮手,直接找到了叶修那儿,然后他对叶修说——

“他劝我想开点儿。”

叶修提起这出也有点胃疼,他原本上次试探着问了问苏沐秋,可是苏沐秋显然不想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他便没有追问,是想给他一个缓冲的时间。之后的一段日子,叶修自己的确很忙,所以没来得及再提这茬,只等这阵子忙结束了,大概苏沐秋也想清楚了。

其实叶修心里对这件事还是有些把握的,表现得也就比较淡定,结果今天吴雪峰跑来给他泼了一头的冷水,叶会长这才会从晚会现场上抽空跑出来,就为了送把伞,说几句话。

雨越下越大,倾盆大雨落在伞上、地上、路边宣传栏的遮雨铁皮上,迎着风,刮着树,连同路两边蓊蓊郁郁的绿化带都发出一阵阵雨落的声音,忽高忽低,起伏连绵,湿润的空气和斜飘的雨丝沾在衣服和伞柄上,不一会儿手心也浮了一层微冷的水汽,可是没多久就被他掌心的温度捂热了。

“我都不知道回头看见老吴是应该谢谢他,还是先揍他一顿。”苏沐秋打着伞走在叶修旁边,面无表情地吐槽。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因为他刚刚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居然有点抖。

一定是他没料到晚上下雨刮风,出来的时候衣服穿少了,冻得。

叶修应该没听见他那点儿不能控制的颤音,毕竟雨声太大了。

苏沐秋不说话了,叶修也没有说话,两个人打着伞并肩走在通往体育馆的路上,就和过去一样,可是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以前他们两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无论什么时候走在一起,气氛总是热烈的,可是现在他们都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那种热烈的氛围也安静下来,一种细密而亲昵的心思流动着,在这个雨夜洇洇朦胧起来。

这条路突然变得很长,似乎可以一直这么走下去,可又显得那么短,因为转眼体育馆就在眼前了。

叶修收起伞,推开场馆的后门说:“进去吧。”



这是苏沐秋最难忘的一场晚会,虽然他只看到了后半场,其实现在让他回想当初演了什么他也说不出来,可那歌舞呼笑的场景一直铭刻在他的记忆里,那天晚上他看到的所有的表演都特别赏心悦目。

唱的歌好听,跳的舞好看,小品节目特别好笑,坐在他旁边素不相识的同学显得那么眉目可亲,连中途穿插的领导讲话都活泼可爱起来,他整个人似乎都被笼罩在过于盛大的幸福和满足中,以至于看什么都罩着光环,按旁边张佳乐的说法就是,至少戴了一千度的滤镜。

苏沐秋因为心情好,连当初张学弟无责任八卦把他带进沟里去的事都不计较了,当然更不会在意他这几句吐槽,抱着颗无限膨胀的心把自己融入到四周欢乐的人群中去,脸上再也克制不住了的笑意也不用再克制。

“你之前做什么去了?怎么才来?”

“有点事!”

“哎我说,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你今天特别嗨?”

“心情好!”

“我——”

“开始了!”

“哦。”

这种兴奋燃烧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晚会将近结束苏沐秋的心情才渐渐平息下来,台上表演的学生和特邀的校友已经开始走场谢幕,台下的观众都站了起来。不知谁带的头,人群中有人唱起了R大的校歌,歌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整齐。

最终在这个隔绝了外界疾风骤雨的场馆中,只剩下这首伴随了R大百年沧桑岁月的歌声声回荡着。

巍巍高山,渺渺长风。

今朝踏歌送我行,前路多坎坷。

道阻且长,上下求索。

回头看讲堂常在,青松犹翠然。

······

大一学生在军训期间刚学过这首歌,也就记得比较清楚,合唱的主力也就是他们那块区域,至于像苏沐秋这样的大四学生对于校歌这东西基本已经快忘光了,没几句的功夫他就已经听到了旁边三个人唱了三种歌词,调子也不太一样,这也就是混在合唱里的,要是单拎出来,估计这帮连校歌都唱不好的学生会干部统统都得下岗。

到时候八成要带头下岗的学生会会长从旁边的走道绕过来,让人帮忙拍了拍苏沐秋的肩,示意他跟过来。

“干嘛?”苏沐秋顶着震耳的合唱声,大声问。

叶修一本正经地说:“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苏沐秋对于这人故弄玄虚的行为翻了个白眼,然后跟着叶修走到了体育馆二楼观众台上。

两个人站在二层指挥台下面,叶修指了指站在铁架上指挥灯光的学生,那个看不清样貌的高瘦男生正在冲高处打光的人挥手做着手势,因为站的位置,苏沐秋不得不仰着头去看他在做什么。

突然叶修拉了他的袖子一下:“来了。”

几乎同时,那男生打开手边的指示灯向高处晃了晃,高处的打光按照原本就安排好的,将灯光依次关掉,场馆渐渐陷入黑暗中,只留下舞台上巨大屏幕上的倒数数字,主持人的声音通过麦克风响彻全场。

随着灯光一排排暗下去,在场的人都陷入黑暗中,看不见的情况下人体别的感官往往都会变得敏感起来。苏沐秋能感觉到叶修就在旁边,两个人的手臂不时碰到对方,叶修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鼻尖,似乎都慢慢浓烈起来。

跟着一起鼓噪起来的,还有他才平息没多久的心绪。

璀璨的光在对方眼眸中缓缓暗淡下去,剩下的依稀如同黑夜中点点星光。

在最前方的灯光被熄灭之前,苏沐秋侧身靠过去,轻轻地亲了下他的嘴角。

最后一盏灯被熄灭,整个观众席一片漆黑。

忽然舞台上燃起数道耀眼的银光,划破黑夜,冲过不知何时被打开了一部分的天顶,在茫茫夜空中,炸开绚烂的烟花。

苏沐秋抬头看着这转瞬即逝的盛景,直到最后一朵烟花放完,才转过头看向叶修:“刚刚好像忘了说。”

“我也喜欢你。”

——————
好了,回忆到此结束,准备转回现在进行时。

评论(16)

热度(208)